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昱祥的博客

不求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我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滚苏雀儿  

2008-02-08 17:42:55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小的时侯,山上的鸟特别多,常常飞到村子里来,大的有老鹰、野鸡、野鸭子、山鸽、沙半鸡儿(飞龙鸟)和叨木冠子(啄木鸟),尤其是乌鸦,总是在村里村外地盘旋。小的有鸳鸯、黄雀儿、苏雀儿、辣子,还有好多好多叫不上名字的,常常飞到村子里来。其实,与其说是鸟儿们飞到了村子里,还不如说是人闯到了鸟儿们生存的林子里。虽然那是事实,不过那个时侯,可是没有人是有这种认识、这种感觉的。

  每到冬天一落雪,就有成群的苏雀儿盘旋在村子和场院里觅食。那苏雀儿长得比麻雀略微小一些,红脑门儿,红肚儿囊,叫声悠长,十分动听。半大的男孩子这时候就开始忙着扎鸟笼,在房前或屋后的菜园子里挖个坑栽棵树用水冻上,把扎好的鸟笼挂在树上,就准备滚苏雀了。

  扎鸟笼可不是件简单的活儿,里面还有不少的说道儿,鸟笼儿一般分为拍笼和滚笼。通常鸟笼要做成品字形,不管是拍笼还是滚笼,品字顶是给“雀儿油子”待的地方,“雀儿油子”就是在被捕获的苏雀儿中选中的一只特别善于鸣叫的苏雀儿,把它关在品字形的笼子顶部,非常惹眼,它在里面不停地鸣叫、跳跃,吸引着外面的鸟群飞来觅食。苏雀儿一般比较傻,因为贪吃才会听到“雀儿油子”的叫声后闻讯赶来,于是就一个一个地为了食吃而跌入孩子们设置了机关的鸟笼里,成为孩子们的口中之物。正所谓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啊。

  鸟笼品字的两端的平台儿处就是那个用来捕鸟的机关,上面放上谷穗儿做诱饵,拍笼的机关是一次性的,只要苏雀儿一吃那个谷穗儿,就会触动机关跌入笼中,那个“拍儿”就得等到人来重新支起来才能再用。有聪明的苏雀儿先落在树上,等着同伴儿触发了机关跌到笼子里之后,在这个时候抓紧时机,飞下来后经过观察确信那个“拍儿”已经犯了,就大胆地落在上面,急匆匆地把谷穗儿吃掉。

  本来弄点儿谷穗儿就挺稀罕的,要是总是让苏雀儿这么给白白地吃掉,那可是不得了。为了避免谷穗儿被那种聪明的苏雀儿白白地吃掉,孩子们设计出了滚笼。滚笼比较复杂,等到苏雀儿跌进笼里后会自动翻滚回来,那自作聪明的苏雀儿自以为又可以白白地吃上一顿了,却不料转眼间成了笼中之雀的新伙伴儿。再来苏雀儿吃食,那个“滚儿”就再翻滚过来,可以如此连续不断地使用,实现了无人职守地滚苏雀儿,一天下来可以滚到好多苏雀儿,足可以够一个七口之家包顿苏雀儿肉馅的饺子的。

  鸟笼最初是用糨杆扎的,而山里的孩子弄糨杆得到山外农村的亲戚家里去要。山里的女人们多半是从山外嫁过来的,所以山里的孩子大都有山外的亲戚。一说要糨杆,大人们总是说要把糨杆留着扎盖帘儿用,孩子们年年去要,年年大人们都要扎盖帘儿。那个糨杆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,而是高粱秸杆的梢儿,下面部分用来烧火做饭暖屋子,最上面的一节,就是所说的糨杆。等糨杆干了之后,外面是一层很硬的皮,里面是白色的稍有点硬的穰儿,整个秸杆都是很挺实的。用糨杆做鸟笼的主体框架结构部分,用细薅杆做辅助部分,为了防止滚到笼里的苏雀儿反着滚出来,孩子们就在笼子里面又做了个二层滚儿,于是再聪明的苏雀儿也逃不出来了。那做好的鸟笼就象一个小房子一样漂亮,有门儿有窗儿的。

  有那心灵手巧的人,能用糨杆扎好多好看的物件呢,那时侯扎出来也只是给大伙看一看、取个乐,没有人想什么,现在用糨杆扎的工艺品在国内外的市场上是十分走俏的。

  山里的孩子聪明,见弄糨杆费劲儿,就自各儿琢磨着就地取材,改用了木头的,把细木头做成小木方儿,用木方儿做鸟笼的主体结构部分,用铁丝做辅助部分,结果比糨杆做的鸟笼又结实又耐用,扎好后可以用上它好几年,不用年年都扎鸟笼了。

  最不好办的是用做诱饵的谷子不好弄,山里无霜期短,许多庄稼在山里种都上不来,不等成熟天就下霜了。因此,山里通常只能种小麦和土豆,就连种玉米也是十年九不收,日子过的比较单调,吃食也不足。

  山里的农民吃粮多半是靠返销的。那时侯自己也小,根本不管家里有没有饭吃,哪天断了顿。只记得家里在山外屯子有好几个亲戚,只要去了,就能又拿糨杆又拿谷子的,所以十分自豪。我常常是坐上火车,也不用买票,下了火车再走上30几里地,住一宿之后,抱着一捆糨杆和谷穗乐癫癫地坐火车回来。也不知道那时侯是各家孩子多还是怎么的,也没有谁家担心这个,不放心那个的。不象现在,都已经20几岁的人了,出个门儿啥的,又得坐车又得打电话的,还得来回接送。即便是二、三里地的路程,也没有哪个孩子肯去走的。

  我扎鸟笼的技术不高,常常不是被刀割了手,就是被铁丝把手扎了。哥哥比我大九岁,手也巧,心也灵,他总是护着我,于是我就越发地懒惰。再说自己在家里是老疙瘩(最小的孩子),父母娇惯,哥哥姐姐也跟着娇惯,自己就更是自来娇儿,遇到事儿非常矫情。哥哥滚苏雀儿有耐心,可我等不及,只要我看到滚笼滚到一个苏雀儿,我总是不管外面还有多少苏雀儿在笼子边飞旋,就急不可待地跑到园子里,到树下摘下滚笼,拿出鸟来,一下子摔在地上,苏雀儿口鼻出血,挣扎几下就死了,于是,我就把它扔进灶坑埋在滚烫的热灰里,等烧熟后灰一把土一把地吃在嘴里,吃的特别虎势。每一次被哥哥知道了,都气的他捶胸顿足的,他埋怨我把其他的苏雀儿给吓跑了,要不一次还可以滚到更多。

  有一年,哥哥把一只特别爱鸣叫的苏雀儿养了起来,想留到第二年冬天继续作“雀儿油子”用。把那个小苏雀儿直接放到窗台上,用薅杆扎了个小梯子,立在窗台边缘上以便让它有个玩的地方,再放个水碗和一个谷穗儿,等到它饿了的时候吃。头几天,那小家伙儿有点眼生,人一过来它就扑扑愣愣地乱飞乱跳,后来它感觉到屋子里的人对它并没有什么威胁,就安静下来,特别是哥哥到它身边,总是给它带来吃的喝的,而且哥哥同时还吹着口笛模仿苏雀儿的叫声。于是,每次哥哥到来,那苏雀儿就特别高兴,甚至跳到他的手上或飞到肩膀上。再后来,哥哥把它带到屋外,小苏雀儿在空中盘旋几圈后再飞回来落到哥哥的肩头,随哥哥一起进到屋里,飞落在窗台上。

  就这样养了几个月之后,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有一天趁哥哥不在家之机,把那个百灵鸟一样的“雀儿油子”给抓住,一下子摔死,偷偷地扔进灶坑烧了之后给吃掉了。哥哥放学回来,发现“雀儿油子”没了,就猜到是被我给吃了,气得他一下子掉下了眼泪。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哥哥流泪的样子,那一瞬间我才知道我错了,而且这件事直到今天我一直记得。哥哥不是舍不得把“雀儿油子”给我吃了,是因为哥哥和那个“雀儿油子”太有感情了,哥哥能明白“雀儿油子”的鸣叫,而“雀儿油子”也懂得哥哥给它喂食时的表情所表达的意思。

  30多年过去了,我一直在这个“雀儿油子”的问题上觉得对不住哥哥。30多年来,哥哥还是一如既往地呵护着我。30多年了,我重返那个小山村的时候,我几乎认不得那里了,那可是我生活了近30年的故乡啊!原来山上茂密的森林早已经变成了秃岭,到处是毁林开荒后的坡地。鸟儿们不仅是再也不到村子里来了,就连近处的山林里也听不到鸟的叫声。

  在朋友家,我和孩子们津津有味地说起小时侯滚苏雀儿的事,孩子们愣愣地听着,好象不知道我在说什么。甚至也不象我们小的时候,父母的亲戚朋友们来到家里,自己也跟着近乎、亲近,可现在的孩子,他们对父母的客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亲切感觉,十分生性。不但是孩子们,连一起长大的光腚娃娃,也因为互相之间谁有钱没钱、有地位没地位的,见了面儿时,也咧咧苟苟的不舒坦。

  后来朋友跟我解释说,家乡没有了苏雀儿,连“老家贼”(麻雀)也没几个儿了,这种情况已经有好几年了。当初孩子们滚苏雀儿多半是为了玩儿,现在人们用粘网捕捉鸟纯粹是为了赚钱。如今人们对森林乃至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许多鸟兽已濒临绝迹,最近几年经常发洪水,气温也不正常。

  所有的一切都变了。

 铁力市宇翔微机外语学校 刘昱祥  
二○○五年二月二十六日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