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昱祥的博客

不求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我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看老电影  

2008-02-08 17:41:17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我一直喜欢看老电影,而且直到现在。有时为了在网上查找并下载一部老电影,经常不惜花费许多时间。而真正看时,不过是那么短暂的一、两个小时而已。有一次,想要看老电影《冰山上的来客》,到处求借而不得,在本地所有出租影碟的地方也都没有租到,于是我就在网上搜寻,找了近两个月的时间,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终我把它找到了,当时看起来是那么的惬意!
  老电影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,尽管我现在的年龄并不很大,40岁刚刚出头,还不到怀旧的时候。
  我小时侯看的老电影一般情节都不太复杂,但是表达的情感却非常真挚,比如《冰山上的来客》,一班长在哨所被寒流冻死了,后来杨排长想要吹笛子叫他到身边来时,笛子刚放到嘴边,他忽然想起一班长已经不在了,便忧伤地放下了笛子。杨排长当时那个神情和动作,以及二班长及时赶过来请求命令的情节非常感人,我那时都感动得掉下了眼泪。就是现在看这部电影,我也是非常动情的。
  我小的时候看电影,不是在电影院里,而是露天的,并且常常不在本地。在本地看的时候,那得需要等着电影放映队到村子里来,几个月才能来一次,令你等的心急。所以,每次村子里来了电影放映队,小孩子们总是嘴嚼着饭,不等天黑,老早就搬着凳子等在了那里。要是去晚了,前面就没有了地方,没有办法就得爬到附近人家的柴禾垛上,或者是站在人家的障子上。
  那时侯,家家都有广播喇叭,公社(镇里)一有电影就用喇叭通知,于是我们就步行到18里外的公社去看电影,也是露天的,每次来回顺着铁路都得走近40里的路程,一去就是十几个人,前呼后拥的,尽管很远,大家说着笑着走着闹着,也都不觉得累。虽然总是那么几部片子,可是,每放一次就去看一次,看多少次也看不够。夏天看电影要忍着蚊子的叮咬,冬天要挨着冰冷的天冻。
    说起那个广播喇叭里的电影通知,我想起了一个叫小福子的伙伴儿。有一天下午,广播通知有电影:“今晚神树(现铁力市桃山镇的一个村)人民公社俱乐部上映电影,片名是《地道战》,望大家周知并前来观看。”小福子狼吞虎咽地急急忙忙吃完饭,就挨家挨户地通知大伙一起去看电影,并且再次重复说:“今晚上有两个电影,一个是“《片名是》”,一个是《地道战》”,大家听了,憋不住笑。等看完了电影《地道战》,大家散场,小福子不解地问:“明明是两个电影,怎么那一个“《片名是》”不演了呢?”小福子这么认为是有他的道理的,那时侯演电影之前,多半有个新闻短片,叫做加演片,他以为这回加演片名字叫做“《片名是》”呢!
    最有趣的是看完了《地雷战》和《地道战》之后,大家在一起玩游戏时把电影中看到的灵活运用到了现实生活当中。我们几个小孩儿选择在去商店的必经之路,在道中间挖个坑,上面用细木杆、条子等蓬上个盖,撒上浮土,一个个陷阱就做好了。大家埋伏在四周,只等“敌人”前来送死。那后果可想而知了,不但过往的人跌倒弄的浑身是土,而且各自回家后被父母打骂那就更是不用说了。等后来看完了《渡江侦察记》,我研制的那把可以打连发的卡宾枪可是派上了大用场,把“敌人”打得人仰马翻。再后来我们家住铁道南的一大帮男孩子,自主地按照居住的地点自然分成了三伙儿,游击战式的打群架,最后达到了白热化,把铁道旁大人割的往矿山卖的“架条”垛弄得一塌糊涂。
  我记得那时侯看过的电影有《地雷站》、《地道站》、《铁道游击队》、《铁道卫士》、《小兵张嘎》、《平原游击队》、《平原枪声》、《渡江侦察记》、《狼牙山五壮士》等,以及外国电影《卖花姑娘》、《金姬和银姬的故事》、《奇袭》等,还有《红灯记》、《沙家浜》、《海港》、《智取威虎山》等样板戏啥的。
  最让我难以忘怀的电影是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。
  看这部电影是在1978年,我到伊春三姑家去上学时在电影院看的,一角五分钱一张票,我一连看了8场,一直看到天黑,姑父到处找我也找不到。不过,最开始的两场我是买票进去的,从第3场开始,我就没有再买票。因为在看前两场时我注意到中间过道的地方,有个座位一直没有人坐,于是我就决定不再买票,而是坐那个座位。
  第3场我正看得起劲,当孙悟空拔下一把毫毛,放到手心,用嘴一吹,一群小猴子一个接一个地从孙悟空的手心爬到地下。
  我正看得起劲,这时,一个人走到我的跟前说:“小孩儿,谁让你坐这儿的?”
  我只顾看电影,随口就说:“我自己呗!”
  “你咋知道这个座位的?”那人又问。
  “我连看了好几场了,这里一直没有人来坐,我就来了。”我回答道。
  “你的票呢?”他又追问。
  “这里没人坐,我坐这那还用再买票?”说完这话,我才注意到来人手里拿着手电筒,是电影院清场的工作人员,我的心里有些害怕。
  “哈哈,小家伙,你挺聪明啊,居然能够注意到这个特殊的座位。不过你的胆子太大了,这是给清场的工作人员留的座位,你不买票还敢坐在这个地方,很容易被发现的。”他说。
  我狡辩到:“你的座位你不老实地坐在这里,还到处转悠,我要是再不坐一坐,不是浪费了吗?也白瞎你给我留座这分心思了,我正要好好地谢谢你呢!叔。”
  他哈哈大笑道:“小家伙,嘴还挺频的呢,看完就走啊!”
  说着他又继续工作去了,我接着继续看电影。第4场开演后不久,他见我还坐在那里,就又走过来对我说:“我不是让你看完就走吗,你怎么还没走?”
  我说:“是呀,叔,可是我还没有看完呐,所以就不能走啊!”他仔细地看了看我,随后嘴里嘟囔了一句“看吧,我倒要看你能看到啥时候?”
  我继续看,直到全天的所有场次全都放完了,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电影院。等回到姑姑家,我一说是连着看了整天全场的电影,把姑父气得直骂,不等他消气,我累的一转眼躺炕上睡着了。
  那一年我13岁。
  长大以后,我比较喜欢的电影有日本的《追捕》和印度的《流浪者》,还有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。其实我是喜欢《追捕》男主角杜丘的扮演者高仓健,为此我还买了一件米色的风衣,穿着时特意立起领子,就象杜丘那样潇洒地走在大街上。当然,这部电影早已经保存在我电脑使用的光盘上了。找这部片子也花费了我好大的功夫,恰巧在我重新欣赏这部影片的时候,妻子翻看我的影集,她终于发现了我喜欢《追捕》电影的秘密。
  我喜欢《流浪者》一是因为丽达和拉兹之间忠贞的爱情令人难忘,二是那一次是我刚刚学会了骑自行车后第一次上街。我把自行车钥匙上系了一朵塑料编的花插在西服上衣的口袋里,等看完了电影,准备骑自行车返回时发现钥匙不见了,正在着急的时候,看见一个人正用钥匙开我的自行车锁,我大喊着跑过去,那人慌慌张张地放下车子逃跑了。
  我不愿意看现在的电影,总觉得里面的东西实在太离谱,古装片中女人穿的比现在的人还露,说的全是现代话。武打片中的侠义之士神得会飞,但都智商不高,就是不行侠仗义。有僧有道的电影里,没看到哪个出家人真的行善,甚至其中的第二要人多半是穷凶极恶。重新拍过的红色经典片更是令人啼笑皆非,原来的英雄人物都在感情上有了新的突破……。虽然,我也知道许多片子,只是个娱乐片而已,逗人一笑,无须认真,可我实在是和这些电影有生不完的气,连我都当真了,孩子们看了还不把这些片子当作历史?要不初中女生甚至小学高年级女生那么早就有“献身”精神?
  我只能自叹跟不上潮流。


         于二○○五年十月十七日夜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